<code id="3thfs"><ol id="3thfs"></ol></code>
      1. <span id="3thfs"><video id="3thfs"><progress id="3thfs"></progress></video></span>

          Applications

          技術應用

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江蘇中宜金大分析檢測有限公司

          地址:宜興市恒通路128號  江蘇省環保裝備產業技術創新中心14幢1-2層

          電話:0510-87835101

          網址:m.3sixt5gadgetsamc.com

          電子郵箱:test@zyjdfx.com

          < 返回技術交流

          自來水真的安全嗎?

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8-07-28 10:41:52
                  早在1908年,慈禧當政,中國自來水事業發端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擰開龍頭,清水如注,自來水被視為方便、潔凈的偉大發明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百年后,4000余家自來水廠,每天供應6000萬噸自來水,覆蓋全國4億多縣級以上城市居民,水質安全,重若泰山,關系國計民生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然而如今,自來水卻面臨前所未有的質疑和猜測:一邊是各地政府“各項指標均符合飲用水標準”的聲明,一邊是專家20年不喝自來水的現身說法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老百姓想知道:中國的自來水真的安全嗎?要用多久,我們才能喝上真正符合飲用標準的水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采訪各方專家后了解到,從水源地到水龍頭,我國自來水流經的各個環節都存在不可忽視的問題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1月6日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》,明確國務院將對各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情況進行考核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水資源的節約、管理和保護,以及相關制度的建設,將作為十八大后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衛生部、住建部二龍治水的管理現狀之下,專家所呼吁的水業市場化改革能否實現?水改的“深圳模式”是否可以在全國推廣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哪些環節影響自來水品質
                  趙飛虹,58歲,北京保護健康協會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會長、北京愛迪曼生物技術研究所所長。她的丈夫,李復興,73歲,曾在國家發改委公眾營養與發展中心飲用水產業委員會任職。今年1月初,二人平靜的生活被打亂了。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這個“北京市最會喝水的家庭”透露:他們20年不喝自來水、只喝礦泉水。在公眾的激烈反應下,北京自來水集團出面表態,北京自來水符合國家106項水質標準,請市民放心飲用,并稱北京水質全國最好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趙飛虹隨后公開表示,不喝自來水不是因為自來水不安全,而是覺得喝礦泉水更健康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北京如此。全國各地的水質安全情況如何呢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水源:合格率70%還是50%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每一滴水,都有自己的來龍去脈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幾乎所有專家都一致表示,水源污染,是自來水水質安全最大的問題。如果源頭污染,就會導致后續環節負重難行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76.5%和70%,城市飲用水水源合格率方面最常出現的兩個數字,前者出自環保部《2010年全國水環境質量狀況》,后者曾被衛生部、水利部、住建部等公開提及和使用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但從事水處理研究30余年,并曾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任職10余年的資深水質安全專家白康(化名)對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表示:“飲用水水源合格率不足50%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哪個數字更符合實際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2002年6月1日,國家環境保護總局頒布的《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》(GB3838-2002)正式實施。根據標準,地表水按功能高低依次劃分為五類:一、二類為飲用水,四類為工業用水和娛樂用水,五類為農業用水和景觀用水。爭議就出在三類水上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標準論述:“三類:主要適用于集中式生活飲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級保護區、魚蝦類越冬場、洄游通道、水產養殖區等漁業水域及游泳區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三類水不能飲用。”白康認為,三類水含有較高的有機化合物,在檢測項目上,此項指標被量化為化學需氧量,也稱耗氧量(COD)。“三類水的COD含量在4~6毫克/升,但我們的常規處理工藝只能處理數值在4毫克/升以內的水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有機化合物總量超標所引起的反應是復雜多樣的。白康介紹說:“美國環??偸鹪l布報告指出,有機化合物有可能致癌、促癌、導致突變,也會降低人體免疫力和生育能力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住建部城市供水水質監測中心專家劉睿(化名)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采訪時表示,剔除三類水源,“中國城市水源的真正合格比例會大大降低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水源污染太厲害,僅靠一、二類水,量不夠,也不現實。”劉睿坦承,在京津滬廣等多地水困的巨大壓力下,顧不上“吹毛求疵”了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劉睿認為,標準不斷放寬,水源不斷惡化形勢嚴峻。“城市里的工業排污,農村里的農藥污染都在進入水源,雨水浸透后,污染不斷擴大,很難逆轉和修復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安全水源已成為稀缺資源。在白康看來,地大物博的中國“清水”越來越稀缺。“北方水量不足,地下水被過度開采后普遍出現硝酸鹽超標現象,容易誘發血斑病。南方水系發達,但一些湖泊河流被圈為水產養殖場,飼料中含有的大量蛋白質長期積累,導致氮磷超標很常見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偶爾在深山老林,可見清澈見底的山泉水,白康都忍不住“連喝帶拿”,“干凈的水源成了奢侈品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推廣深度處理工藝,錢從哪來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直飲水,一個遙不可及的幻想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中國內地還沒有一個城市能實現直飲水,都需要燒成開水以后才能飲用。”劉睿笑稱,“總宣傳喝生水不衛生,這是最大的謊言,在歐美國家,很多城市都可以直飲自來水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然而,即使燒成開水,能殺死的也僅是微生物污染,有機污染物和重金屬離子仍然存在,甚至因為高溫加熱而進一步產生化學變化,加強沉積和突變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如何處理?專家們給出的一致答案是——深度處理工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2009年,住建部對全國4457個水廠進行了大排查,但具體調查數據至今仍未公布。據參加此次調查的專家劉睿透露,全國水廠中有75%采用常規處理工藝,23%采用簡易處理或未經處理,采用可以有效去除多種污染物的深度處理工藝的水廠僅為2%左右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由于水源污染,全國至少80%以上的水廠都迫切需要采用深度處理工藝提高自來水質量,但實際采用的只有2%。”劉睿介紹說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杭州、武漢的部分水廠上馬了深度處理工藝,但仍因管道老舊等原因無法實現直飲水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廣為應用的常規處理工藝已誕生百年,被稱為經典“四部曲”——絮凝(加聚合氯化鋁)、沉淀、過濾(通過石英砂、卵石等)、消毒(加氯氣等)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隨著水源地污染的逐步惡化,“四部曲”也在不斷加量加價,經常出入各大水廠的白康,用“大型化工廠”來形容她的所見所感,數以噸計的化學藥劑被傾倒到蓄水池中,經過一系列處理后,水被輸送到千家萬戶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燒水后經??梢钥吹綁氐子写罅康陌咨恋?,有絮凝物,這就是俗稱的消毒劑越用越多的緣故。”白康說,即使如此,水也并沒有真正“消毒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想要徹底“消毒”,有兩種“升級”辦法需要同時采用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第一是生物氧化,添加臭氧和活性炭,通過二者的吸附作用,減少水中的有機污染物和重金屬離子。“香港就采用了這種過濾方法。”趙飛虹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采訪時介紹說,與廣東同樣引流珠江水的香港自來水廠采取了生物氧化技術,所用消毒劑很少,水質也更好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第二是超濾膜處理,通過微孔過濾膜的篩離作用,將含有雜質的水進行過濾,這是目前國際公認的最安全有效的水處理方法。“北京郭公莊自來水廠,也就是第十自來水廠,就采用了這個工藝。”北京供水協會水質工作部部長、原國家城市供水水質監測網北京監測站站長樊康平在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采訪時介紹說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可是,真正“升級”的水廠鳳毛麟角,即使在“全國水質最好的北京”,同時采用兩種“升級”辦法的也僅有北京第三、第九和第十自來水廠。劉睿表示,資金不足,是技術革新的根本性難題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占生曾算過經濟賬:技術革新后,每立方水成本上升0.3元左右,加上管道硬件投資,每立方水成本共計上漲0.5元左右,如果按照縣級以上4000余家水廠日供6000萬立方水計算,每年成本增加200億元左右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錢從哪里來?“靠財政撥款壓力太大,提高水價又容易引發老百姓不滿。”在進行全國水廠普查時,劉睿發現,很多縣級水廠經營困難,連消毒劑都不舍得用,堆放在蓄水池邊,應付上級檢查,更何況“出血革新技術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為提高水質,部分單位和居民區在管網末梢增設了局部處理系統。“加凈水設備,或者自己搞紫外線消毒,但效果良莠不齊。”趙飛虹發現,很多房地產商以此為由提高房價或物業管理費,但實際效果難以驗證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 第三方檢測將提高可信度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各項指標均符合飲用水標準”的承諾常出現在各地地方政府的口中,但它并不能平息公眾的懷疑和擔憂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今年1月15日起,北京市自來水集團將首次通過門戶網站向社會公布供水水質信息,每季度一次。顯然,在猜測和質疑聲中,北京市自來水集團希望通過信息公開贏取信任和支持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但專家們并不買賬。“意義不大。”劉睿認為,這是一次進步,但不解決“自監自測”的問題,可信度仍是軟肋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目前,我國水質安全施行“三級監測”制度:第一級,在生產一線,由工人每半小時進行一次檢測,項目主要包括消毒劑、渾濁度等感官指標;第二級,由水廠化驗室每日進行一次檢測,項目主要包括微生物、有機化合物等9項指標;第三級,由自來水集團水質監測中心進行檢測,主要項目包括自2012年7月1日起實施的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2006)中規定的106項監測內容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三級監測”制度看似嚴絲合縫,但“所有監測程序都是在水廠內部完成的,所謂的監測中心,包括住建部水質中心的國家監測站和地方監測站,實際都是地方水廠的內部水質監測部門。”白康稱之為“兩塊牌子,一班人馬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除了“三級監測”制度,供水企業的主管單位住建部每年還會進行一次省級交錯檢查。樊康平介紹說:“為了以示公正,縣級以上全部城市進行交叉監測,比如A省監測B省,B省監測C省,A、B省不能互派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但作為主管單位,住建部同樣是利益相關方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2009年,全國水廠普查數據并未公開。2012年5月,住建部城市供水水質監測中心總工程師宋蘭合曾透露,2009年全國普查涉及的4000余家水廠中有1000余家出廠水質不合格,引發了公眾普遍關注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隨后,該機構主任邵益生稱,2009年水質普查合格率為58.2%,但2011年住建部又對占全國城市公共供水能力80%的自來水廠出廠水進行了抽樣檢測,水質達標率為83%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最后的關卡是衛生部下屬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。“省、市、縣都有各級疾控中心,每年做一到兩次的水質全分析。”曾多次參與此項工作的白康介紹說,作為“局外人”的疾控中心成為最客觀公正的檢測方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但據白康介紹,監測結果并非公開,而是交由各地政府部門,“政府說能公布再公布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此外,疾控中心也并非真正身處“局外”。據白康了解,除中國疾控中心外,各省、市、縣級疾控中心的財政撥款并非由衛生部下撥,而是由各級地方政府撥款。“地方政府既管著水廠,又管著疾控中心,它會不會有顧慮?尤其是監測結果不樂觀的時候”?白康說,從未見過有監測報告說某地水質不好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如果按照這種邏輯,那么無形中,某些地方政府就可能會成為利益中轉站,把水廠和疾控中心拉到了一條船上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多年來,業內專家都在積極呼吁“第三方檢測”。“不是監察測量,而是檢查測量。”在水質檢測實驗室工作的趙飛虹解釋說,“由中立的實驗室承擔檢測任務,政府、水廠、公眾都可以拿樣本到這里檢測,實驗室只是技術部門,不代表任何一方的利益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但現實是,“我們實驗室可以檢測,但結果很容易被官方推翻,因為我們不是國家授權的權威機構。”趙飛虹對此很無奈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獲得國家授權并不難,樊康平介紹說,“通過國家技術監督局的資質認證就可以。”但不可忽視的現實是,“全國獲得授權的實驗室不足百家,都在水務集團。”劉睿稱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管網老化影響水質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供水管網如同四通八達的城市血脈,將自來水源源不斷地輸送到千家萬戶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宋蘭合曾公開表示,住建部(編者注:應為建設部。1988年,建設部設立;2008年,“建設部”改為“住房和城鄉建設部”,簡稱“住建部”)在2002年、2003年曾調查數百城市的供水管網,發現不符國標的灰口鑄鐵管占50.80%,普通水泥管占13%,鍍鋅管等占6%,低質管網共計占比約70%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管網老化首先會導致泄漏。白康說:“北京市的漏水率都在20%左右,別的地方應該更多。”更嚴重的是,管網老化導致二次污染事件頻發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 以北京為例,在水資源極度緊張的現實壓力下,北京不得不從多地調配水源。根據北京市自來水集團公布的信息,目前北京自來水水源多達22處。“北京的水是多方勾兌出來的,硬度很高,當然,這個情況在全國都很普遍。”白康介紹說,勾兌后,經由全市聯網的供水管道,自來水進入小區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白康回憶說,“各地的水都好著呢,但勾兌在一起易發生反應,管網更易被腐蝕了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據樊康平介紹,供水管網在長期使用中會形成很厚的沉積管壁,即通常所說的水垢。“主要成分是混凝劑、鐵、鈣、鎂等,在水的腐蝕指數發生變化時,管壁就被破壞了,污染了水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除了水垢,管網老化會導致管體變質和脫落,降低水質。“自來水經管網流到水龍頭,水質合格率至少會下降10%。”白康介紹說,近十年來,全國進行了大范圍的管網改造,合格管網的比例有所上升,現在,全國低質管網和超年限服役管網仍有不少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管網改造是一項耗資巨大的系統工程。“要開膛破肚,很多在商務區底下、住宅區底下、公路底下,更換成本巨大。”樊康平介紹說,2011年,北京市投資7億元,在兩年內改造750余公里供水管線。“其他地方有沒有這個財力和能力?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2002年,北京就開始為南水北調所帶來的新水源做準備。“在湖北丹江口做試驗,投入300多萬建設基地,就怕管網出問題。”樊康平透露說,為盡可能模擬現實情況,干脆切了一段北京供水管網,運送到湖北丹江口,以確保無虞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二次供水該誰管?
                  二次供水被稱為自來水全產業鏈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但往往最后的環節,最容易被忽視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由于市政供水管網壓力不夠,城鎮六層以上的建筑都需要借助二次加壓實現供水,具體方式是在管網末端建設蓄水池或水箱,通過水泵等設備加壓,使自來水“水往高處流”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雖然二次供水已經在全國廣泛應用,但在相應的法律法規和管理責任上,卻一直處于空白地帶。“目前,還沒有一個完整的針對二次供水的技術要求和建設標準。”劉睿介紹說,僅在《建筑給水排水設計規范》(GB50015-2009)中可見部分要求。“也很籠統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無法可依,導致二次供水的蓄水池、水箱和相關設備都以地產開發商所建為主,標準和式樣五花八門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“北京、上海等城市要求實行衛生許可。”劉睿介紹說,二次供水設施使用的過濾、軟化、凈化、消毒設備、防腐涂料,必須有省級或以上衛生部門頒發的“產品衛生安全性評價報告”,但實際上,并沒有部門監察和管理。“一個城市有多少二次供水點都是糊涂賬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誰該管這件事?幾位專家的意見都不統一。劉睿認為,應由住建部管理,因為“自來水廠歸住建部,二次供水是自來水廠的延伸。”趙飛虹認為,應由衛生部管理,因為“衛生許可證由衛生部頒發,代表權限審核”。白康認為,應由城市建設部門管理,因為“二次供水屬于城市公共設施建設,以片區為單位。”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最終,城市二次供水成為監管空白,無人負責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 在主體不明晰的情況下,二次供水設施按照權屬分類,單位的二次供水管理由擁有單位自己負責,居民住宅小區的二次供水設施由開發商負責建設,交由物業公司管理,具體的管理效果和責任無法得到保障。
                  按照這種管理機制,“幾乎能出的問題都可能會出。”白康介紹說,假如二次供水設備出現違規產品,本身就含有有害物質。蓄水池和水箱也漏洞百出,有的設計過大,導致水停留時間過長,影響水質;有的無密封防污染措施。“最常見的是無人管理,無人清洗消毒,水箱內都是淤泥雜質。”

            飲用水國標的妥協與斗爭
              2006年底,國家標準委和衛生部聯合發布了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2006)(下稱“新國標”),自2007年7月1日起全面實施,并以5年過渡期為限,要求全部飲水生產企業必須在2012年7月1日前達標,違者將受到行政執法部門的制止和處罰。
            如今,大限已過,衛生部卻給出了另一個時限:到2015年,各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和省會城市對106項指標的檢測能力才能實現全覆蓋。
            更嚴格,還是更寬松
            新國標包括106項指標,被稱為“世界上最嚴格的飲用水標準”。
            “大家都以為新國標更嚴格了,實際上是放寬了。”北京保護健康協會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會長、北京愛迪曼生物技術研究所所長趙飛虹介紹說,新國標是在老國標——1985年由衛生部批準并發布的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(GB5749-85)基礎上修訂而成的。
            老國標中共有指標35項,新國標增至106項。“但其中只有42項是具有強制性的硬性指標。”資深水質安全專家白康指出,新國標主要包括含38項指標的表1,含4項指標的表2和含64項指標的表3。“表1和表2是常規指標,是必檢的項目,表3是‘根據實際情況確定’。”
            “實際情況”是指什么呢?趙飛虹介紹說:“前42項采用普通的化學滴定法就能做,但表3里的64項指標要用大型儀器才能做,絕大多數機構沒有這個儀器。”
            時至2012年7月1日,原定的“交卷時間”,“全國最樂觀的也就20家省級單位可以做這106項,衛生系統都檢測不全。”白康直言。
            住建部城市供水水質監測中心專家劉睿質疑:表3的64項“不是強制性硬性指標,自來水廠會自動送檢嗎?”
            比較“強制性項目”,白康發現,新國標增加了微生物菌群監測指標、臭氧指標和二氧化氯指標等。“但關鍵的耗氧量和硝酸鹽指標被放寬了。”
            在老國標中,耗氧量要求小于3毫克每升,在新國標中添加了注解——“特殊情況≤5毫克每升”。
            “在東南沿海地區,工業發達,水產養殖業發達,有機污染物含量很高,耗氧量很容易超標。”趙飛虹指出,以上海為例,小于3毫克每升“它做不到”,“現在的新標準它能做到了,因為放寬了。”
            在老國標中,硝酸鹽含量要求小于10毫克每升,在新國標中同樣添加了注解——“特殊情況≤20毫克每升”。
            “比老國標放寬了一倍。”白康指出,在地下水被過度開采的大中型城市,如京滬廣,“硝酸鹽超標很常見”,如果不放寬指標,“很多城市都無法達標”。

            二龍治水的標準之爭
            標準之爭,由來已久。
            1985年,衛生部發布老國標,并以此為依據發放衛生許可證,設立自來水廠的入行門檻。1992年,建設部制定城鎮自來水廠水質指標,成為自來水廠直管單位。2001年,衛生部發布《生活飲用水水質衛生規范》,主要適用于城市生活飲用集中式供水,力圖監督飲水安全。2005年,建設部發布《城市供水水質標準》,并以直管單位身份要求全國城鎮自來水廠都達標。2006年,衛生部公布新國標,要求全部水廠必須達標,106項,史上最嚴。
            “兩個部門簡直比著定規矩,爭執不斷,相互都有意見。”白康透露說,“衛生部希望行使監督權力,對自來水廠形成威懾力,住建部對此不以為然,認為具體的操作運行仍由自己直管負責,不喜歡衛生部指手畫腳。”
            白康直言,衛生部制定了標準,但真正能把標準執行下去的還要靠住建部。“如果住建部不施壓,各地自來水廠就會觀望。”
            2007年,新國標開始實施。“雷聲大雨點小,各地水廠都沒什么動靜。”劉睿在走訪時聽到自來水廠負責人抱怨,衛生部既不管錢、不撥款,又不管權,不直管水廠,制定了標準也是紙上談兵。“所以5年過去了,標準仍不能落實,衛生部只能延期。”
            具有強制力的42項指標,“省會城市差不多能達到,財政撥款比較充裕,技術和管理上都可行。”白康認為,“全國飲水生產企業都達標不可能。”
            衛生部不得不放寬要求,延時3年,并將達標范圍縮小到省會城市。白康說:“即使如此,也只能實現42項,很難實現106項全覆蓋。3年,水源污染仍在繼續,深度處理工藝不可能在所有省會城市都上馬。”

          Copyright@since 2018 江蘇中宜金大分析檢測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郵箱:test@zyjdfx.com
          蘇ICP備18053258號-1
          免看一级a一片久久爱_最新无码专区视频_超清av在线播放不卡无码_久久久久久免费一级毛片